前请提要:上篇文章我已经把旅行「蹭吃蹭喝」的秘诀告诉大家了。这篇本应该写一段计划外的旅程,不过在此之前我想先记下在广州这个一线城市的见闻。


在离开深圳之前我问深圳的房东在广州需要注意些什么,阿添的创业伙伴认为对于我来说,语言可能是最大的问题,因为广州大部分人是讲广东话的。不过阿添则表示这是由于他自己先开口讲广东话。语言会是问题吗?我怀着一颗忐忑的心踏上了开往广州的列车。

嗯,01车01F号,值得留一张

深圳到广州的车程约一个小时。我取道广州站,站台看上去略显陈旧。

略显陈旧的广州火车站

为了体验到老广州的氛围,我选择入住海珠区的民宿——安生的家。

布朗熊的门帘很大程度上左右了我的决定

广州不愧是大城市!地铁的拥挤程度不亚于北京西二旗。经过广州人民来自前胸后背的热切欢迎,走出地铁的我站在了这样的路口:

广州老城区

嗯,感觉很独特。

然后按照安生给的路线,我需要沿着一条仅供行人通行的街道:

路两旁有很多卖菜的摊位

在看到一家烧腊店后,右转进一条小巷:

救国巷

然后爬上这段窄窄的楼梯:

仅供一人通过的楼梯j

然后就到家啦!

我的卧室

我发现广州老城区的民居好多都是这个样子,房子与房子之间离的非常近。

楼间距小于路面宽度

拉开窗户就可以和你的邻居便捷Say Hi!

Hi, Guangzhou

不过,这样的房子我倒是睡得非常舒服,哈哈!

我一开始在巷子里迷路了,安生亲自下来迎接的我。安生还很年轻,而且巧的是也在互联网公司工作,这给我们创造了不少共同的聊天话题。晚上我问安生是否能推荐一个吃晚饭的地方,于是他带着我在迷宫一样的巷子里边七拐八拐,找到一家当地人常去的饭馆。我一个从不吃内脏的人,在无意中经历厦门土笋冻之后,这次有幸吃到了牛三星!

牛三星套餐

大快朵颐之后,我又跟着安生在昏暗的小巷子里七拐八拐回到了家。隐匿在广州的夜色中,感觉自己今夜也是(不会说广东话的)广州人有没有!

在我看来安生是一个懂生活情趣的人。他自己平时喜欢自己调酒喝,尝试各种不同的味道与搭配。他还给我推荐了一种广州当地的魔性汽水:亚洲沙士!

亚洲沙士魔性的味道,有点像风油精与可乐的混搭

回到家趁他调酒之际,我厚脸皮地喝光了他的一瓶进口汽水。嗯,味道还不错!

被我喝光的汽水瓶

在得知我不介意家中有狗后,安生把两只小可爱从阳台的笼子里放了出来。接下来隆重的向大家介绍:海珠区戏精之首、热情民宿的守护者、呼噜与口水之王——豆豆与NONO!

你猜哪个是豆豆,哪个是NONO?

两只狗狗热情到什么程度呢?最好不要与它们有任何的目光接触,否则它们热情的火焰会将你围绕并熊熊燃烧!若是你不予理睬,过一会儿他们也就冷静了下来,乖乖趴在你脚边陪我们看电视。于是我也过了一把左手沙士,右手豆豆的瘾。为什么不是主人那边?你猜!

安静之后的豆豆与NONO

第二天白天我又出去闲逛了一天,见了好几年没有碰面的大学同学,逛了天环广场,并成功在巨型地下商场迷路;在越秀公园目睹了赤着膀子的健身大爷与乒乓球广场舞爱好者和谐相处;幸运地赶上了市民园林音乐会的尾巴。

市中心天环广场周边
越秀公园山顶上正在运动的广州市民
公园里的园林音乐会

晚上到家后,跟着安生去遛狗。如果你有两只精力爆棚的狗狗需要溜又害怕它们跑丢怎么办?我从安生那里学了一招:把狗狗拴在一条绳上!这样它们就互为牵制,跑都跑不快了。遛狗路过一家安生喜欢的餐馆门口时排了号,这家名叫富贵茶档的餐厅米饭套餐+一杯超赞的柠檬茶只需要20元!由于安生牵着狗不方便,所以取号的事情就交给我了。一开始我还犹豫不会讲广东话怎么办,后来才发现我多虑了。餐馆小哥与服务员都是会讲普通话的。这个时代的年轻人普通话应该是基本属性。

安生喜欢的餐馆之一,晚上排号的人还不少。
猜猜中间那句“食到你舐舐脷”是什么意思?

晚饭过后,我又跟着安生又一次穿越了大街小巷,只不过这次我们去的是珠江边上,这个时候刚好是看夜景的最佳时间点。

珠江夜景,美不胜收

这张夜景图片也许最贴近大部分人关于一线城市的印象。我曾就就心目中的大城市表达过自己的看法:大城市就像是热带雨林,参天大树、藤蔓植物、地衣苔藓均可友好共存。有的城市拼命地“优化人口结构”,就像是皇家园林,只允许特定植物生长。对于园林来说,这种限定生长植物类型的措施必然以对等的付出为代价,例如人工与机器的投入、农药与化肥的保障,才能保证生态不失衡。而对于城市来讲,这个庞大的生态系统是不是真的可以按照人的意志,将有机整体的一部分生硬的切割出去,那么留下的这部分功能空缺,又要以什么样的代价去填补?

广州就是我心中一线城市应该有的样子。早晨楼下的怀旧粤语歌曲穿插着邻居间的友好问候。中午卖冻酸奶的阿婆会亲手帮你把冻结实的冰棒从塑料杯子里温化了再拿出来。傍晚小孩子把桌子放在家门口借着夕阳写作业,巷子头有头发灰白的阿姨给头发全白的奶奶整理发型,市民出门左转就能买齐当晚所需的食材。晚上步行经过一条小巷你都能说出谁家做了什么晚餐。白日的喧嚣在夜间迅速退去,远离高架桥上机动车的噪声干扰,睡觉比在深圳7万一平米的高级住宅更加舒畅。这里略显破旧的老楼与摩天大厦一街之隔却又互不影响。也许是空间的狭小,使得市民的生活不得不向公共空间渗透,但是这种自然而然的渗透最终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达到某种均衡,一切都显得自然并随性。这种状态对于每一个没有偏见、愿意用心去感受的人来说都透漏着丝丝的温暖。一线城市不一定只能高楼林立,街道宽阔,那是城市对机动车的妥协。那些贴近普通人日常生活的,不起眼的,看上去甚至略显杂乱陈旧的,也是城市有机的组成部分,并滋养着在这里生活的人们。

这栋略显破旧的小楼与摩天大厦一街之隔
文艺的沙面小岛

下集预告:答应你们的意外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