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与上学时期的一个不同之处:你遇到的问题没有人知道答案,需要在一片漆黑中勇敢地摸索。

‌             ‌

“一会儿要冷静,不要声张。反正原因我们已经找到了,剩下的就看他们了。”

我按捺住内心的激动,小声叮嘱M与D。他俩立马心领神会,将显微镜的视野调整到最佳位置,然后让出了座位。此刻,D的手机还悬在淘宝20块钱买的塑料夹上,显微镜里的场景透过屏幕,规律地闪着蓝光。

Male mechanical engineer builds agricultural robots
Photo by ThisisEngineering RAEng / Unsplash

由于公司内部的组织架构变动,D、M和我突然成为一个部门的同事。D在公司内工作的时间比我要久,对这个行业有着深刻的理解。M来公司的时间没我长,但是在自己的专业方向上能够独当一面。这个新成立的部门同样有一位全新的领导,据说他在不同的国家工作过许久,在公司急需的领域有着丰富的技术研发与量产经验。

“我猜公司招他肯定是为了做XX技术!”

午饭过后,一起在园区外散步消食的M说。每次公司组织架构调整后的一段时间,这些都是员工私下里讨论的热点话题,我们也不例外。

“应该是,不过为啥让咱们做这个项目?他也不懂。”

一行人陷入沉默。

Some ladies posing for the camera
Photo by Leif Christoph Gottwald / Unsplash

部门成立不久就接到了新的项目。不过出乎我们意料,新项目无论从技术背景还是产品方案,都离我们猜测要开发的新技术相距甚远,反而更接近传统业务。

“管它呢,反正最后都得做。”

虽然这个项目与公司的传统业务相关,但是经过研究之后我们发现,要想实现项目目标并不简单。第一,该项目的关键技术公司已经有了大量的样品展示,但是其基本原理的理解并不深入,没有量化模型,实际研发过程中依赖经验手工调节以及不断试错。这些模糊的经验无法应用在当前项目中,采用试错的方式更是会产生天量的研发成本。第二,项目涉及到了全新的技术开发,已经超出了公司过往的技术范畴。这意味着我们是从零开始,一切都要靠自己摸索。

“也是,先把电脑的问题搞定再说吧!”

也许是出于安全因素考虑,公司在内部普及了虚拟桌面。普通员工无法在上边安装任何软件,大量与工作相关的网站也被阻挡在白名单之外,我们不得不带自己的电脑来公司工作。然而公司的网络控制软件无法在Linux系统下运行,不得不在下班回家后下载必要的数据与资料。

一段时间后,M受不了了。

“其它项目是怎么做的呀?”

“以前的项目根本不需要这些东西。”,D回答道。

“跟领导反映一下情况呗,这样下去项目没法做了!”

经过“民主”投票之后,他俩一致认为我比较适合去跟领导沟通这件事情。

我还能说什么?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